• 5G商用加速 我国跻身第一梯队 2019-12-07
  • 5G元年开启 上海移动勇立潮头 奏响“双千兆第一城”新乐章 2019-12-07
  • 5G保洁机器人可智能识别垃圾 2019-12-07
  • 5G佳偶:浪潮G5分布式存储平台 2019-12-07
  • 15户中央企业23名领导人员职务任免 2019-12-06
  • 15岁学生哥 八成近视眼 2019-12-06
  • 15家航空公司入驻大兴机场 多家航空公司推特惠票 2019-12-06
  • 15个扣费类恶意程序变种被曝光 2019-12-05
  • 15个国际创新创业项目签约入驻中瑞产业园 2019-12-05
  • 158天4万公里 西安房车达人自驾28国 2019-12-05
  • 156家险企比拼偿付能力 2019-12-05
  • 153年来首次 嫦娥四号团队获英国皇家航空学会金奖 2019-12-05
  • 日本众院选举修宪势力大获全胜 安倍将成为日本第98任首相 2019-12-04
  • 【健康解码】腰椎间盘突出只能手术治疗吗? 2019-12-04
  • 时速350公里“复兴号”运营满月 平均客座率95% 2019-12-04
  • 关于期货大师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直遭外汇平台恐吓| 身家上亿老板被吸毒人员杀害 家属疑为“雇凶杀人”

    红星新闻 06-17

    (原标题:身家上亿矿企老板被吸毒人员杀害,家属疑为 " 雇凶杀人 ")

    尾随 20 多分钟后,马寿聪终于等到刺杀王华聪的 " 最佳机会 "。乘着王华聪下车,开大门,准备回家,他的微型车先是加速,径直撞向王华聪,然后又拿出刀对左腿受伤的王华聪连刺数刀,直到被赶来的邻居拦下,他才罢手。

    这是 2018 年 8 月 7 日中午 12 时许,发生在云南省砚山县平远镇的一起凶杀案,受害者家属、目击者以及相关的司法材料都讲述了以上跟追、杀人的经过。案发后,王华聪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砚山县法医鉴定中心鉴定,其系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2019 年 5 月,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查院已经以故意杀人罪对马寿聪提起公诉,之后该案将在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 安瑞矿产 "

    6 月中旬,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事发地,试图厘清凶杀案背后的矛盾纠葛。在当地人口中 63 岁的王华聪是身家上亿的大老板,是云南文山州华联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还曾在当地经营多家矿产公司和冶炼厂,而马寿聪则是众人皆知的吸毒人员,事发之前 10 天,他刚从外省回平远镇老家,再往前几个月,他刚在广东某戒毒所结束为期 18 个月的强制戒毒。

    王华聪的家属怀疑这是一宗策划周密的 " 雇凶杀人 " 案,因为案发前当事双方没有任何瓜葛和交往。而马寿聪在供述中称他曾通过哥哥马寿兴,花 50 万元现金入股王华聪矿产公司,后来公司关停,他一直没拿到钱,于是起了杀人的想法。

    红星新闻调查发现,马寿兴成为这起案件中最隐秘、交叉的点。他曾与王华聪经营矿山生意,交往密切,后因为经济纠纷翻脸。据王华聪的家属讲述,此后 6 年,马寿兴和王华聪没有再来往,直到事发前几个月,王华聪发现自己一处价值上千万元的房产在 2009 年被马寿兴转卖,委托律师维权时,两人又开始有了交集。

    嫌疑人曾多次被强制戒毒,案发前 10 天回老家

    2018 年 8 月 7 日上午 10 时许,王华聪与平日一样,先到冶炼厂查看情况,然后到妹妹家吃午饭。此时,王华聪并不知道马寿聪从冶炼厂开始就一直尾随着他。当日,平远镇多个监控拍下了马寿聪驾驶的银灰色微型车跟踪王华聪黑色丰田越野车的画面,画面中微型车一直缓缓跟着越野车,微型车的车厢还放着一根钢管。

    ↑ 案发当日,监控画面

    王华聪和妹妹的家都在平远镇,两家相距不到一公里,吃完午饭,王华聪独自驾车回家。到家门口,王华聪下车,准备开大门,马寿聪的微型车先是加速,径直撞向王华聪,然后又拿出刀对左腿受伤的王华聪进行刺杀,王华聪双手阻挡想逃走,他又拉住王华聪衣肩,朝其身上、头部连刺数刀。

    ↑ 案发现场

    王华聪家隔壁的何全斋听到撞车的声音,从家里跑了出来。当时两人站在车的尾部,马寿聪还想对王华聪动手,何全斋站到中间把两人隔开,一手抓住了马寿聪拿着刀的手。

    " 你不要闹事 ……" 何全斋多次劝马寿聪离开,马寿聪始终沉默,两人对峙一会,马寿聪转身走开了。确定马寿聪离开后,何全斋转身发现王华聪已经瘫倒在地,短袖开始被血浸透。他连忙回家开车,将王华聪送往医院。在医院,王华聪抢救无效死亡,经砚山县法医鉴定中心鉴定,其系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 案发现场

    王华聪的女儿王静(化名)告诉红星新闻,当日马寿聪的手机掉在了家门口,手机上有一个未接电话,来自马寿聪哥哥马寿兴形影不离的朋友,警方赶来时,这位朋友带着马寿聪去自首。

    ↑ 警方情况说明。

    一份平远公安分局的 " 情况说明 " 显示,2018 年 8 月 7 日 12 时 37 分,平远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接砚山县公安局平远派出所转马寿兴电话报警称:" 我兄弟马寿聪刚才在校园路用刀捅着王华聪,现在他要投案自首。"

    马寿聪供述中称,他是在 2018 年 7 月 28 日从江西九江回平远镇的,而之前几年他都过着不是打工,就是在戒毒所戒毒的生活。2008 年他在砚山县强制戒毒所戒毒一年;2017 年 9 月,他在广东打工时,又被当地戒毒所强制戒毒 18 月。

    马寿聪说,出戒毒所后,他去了上海和江西九江,因为吸毒没有钱,他多次让哥哥马寿兴找王华聪要钱,因为多年前,他曾通过哥哥马寿兴,花 50 万元现金入股王华聪的砚山县安瑞矿产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安瑞矿产 "),后来公司关停,他一直没拿到钱。2018 年 7 月他再次给哥哥打电话,哥哥告诉他王华聪还是像以前一样不还钱,于是他就想着回老家杀死王华聪。

    ↑" 安瑞矿产 "

    马寿聪在供述里说,回老家的这 10 天,他每天除了打麻将,就是四处寻找、跟踪王华聪。案发当天,他从哥哥家客厅拿出凶器——一把 35 厘米长的黑色刺刀,然后将一根 2 米多长搭花架的钢管放在哥哥的微型车里,随后驾车出门。之后马寿聪还试图找两位帮手一起行动,但是,最后两人都因为害怕提前退出。

    " 安瑞矿产 " 的股权纷争

    " 除了当事人谁也搞不清公司盈亏状况 "

    在平远镇,很多人都想不通这起凶杀案后面的杀人动机。在多数人口中,63 岁的王华聪是身家上亿的大老板,是云南文山州华联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还曾在当地经营多家矿产公司和冶炼厂," 怎么可能欠一个吸毒犯的钱。"

    ↑ 王华聪(右一)

    受害方代理律师赵兴翔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证明马寿聪投资入股 50 万元仅有他本人和近亲属的言辞证据,而入股的 50 万元,他们均称以现金方式交接,他们自称有入股的《协议书》,但是该《协议书》去向不明。

    " 马寿聪多年来一直想讨回当年入股的本金和分红,但是直至案发前,他都没有向相关部门反映,没有到法院起诉,甚至没有证据证实他曾向王华聪当面索要。" 赵兴翔说认为马寿聪 " 要命不要钱的做法不符合常理。"

    一位当年入股 " 安瑞矿产 " 的股东回忆,当年股东进进出出,有些混乱,但他从没有听说过马寿聪入股的事情。他记得,王华聪刚进入 " 安瑞矿产 " 就将几个股东股份买断,很快成为最大的股东,认缴资金达 4000 多万元,但是因为没有完备的财会制度,除了当事人谁也搞不清股份和公司的盈亏状况。

    " 企查查 " 信息显示 " 安瑞矿产 " 成立于 2008 年 2 月,注册资本 500 万,有四位股东,李跃林持股 52%,是最大股东,马寿兴持股 16%,而王华聪不在其中。据王华聪的儿子王志(化名)解释,当年父亲买断股权后,没有去进行工商登记,所有工商信息一直没有变更。他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一张,2009 年李跃林转认矿山股份,收到人民币 200 万元的收条。

    ↑ 矿山股份转认收条。

    6 月 14 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 " 安瑞矿产 ",工厂的生产设备还伫立着,但是工厂已经长满了野草,几排厂方的门窗脱落,屋内在不停地漏雨。 " 安瑞矿产 " 主要开采铁矿,通常需要先购买农民的土地,然后将挖出的土运到洗矿厂,最后把铁矿石分拣出来,进行销售。

    王志说,当年他和父亲一起进入矿山工作,但是很快就遇到铁价下滑,公司入不敷出,他们召集股东开会,追加投入,但是没有股东愿意出钱,随后他父亲找来一位朋友入股,勉强让公司起死回生。

    据王志讲述,看见公司有所起色,马寿兴与另外两位股东又跑到矿山闹事,要求王华聪要么高价购买他们的股份,要么给他们分红,王华聪不愿意,双方产生了争执。王志记得,有一次,马寿兴带着股东到矿山,提着刀,扬言要杀王华聪,随后很多工人出来?;ね趸?,马寿兴不慎跌入洗矿池,摔折了腿。

    2012 年,随着市场铁矿市场萧条," 安瑞矿产 " 再也无法支撑,不得不停产。王华聪和马寿兴的矛盾似乎也因为公司倒闭,慢慢淡化。

    价值千万元的房产被转卖

    合同不是本人签名

    2012 年之后,因为市场原因以及当地政府整治高污染、低产能矿企,王华聪经营的多家矿企纷纷倒闭。他过上了退休一样的生活,他将一个冶炼厂改造成饲养场,养了 100 多只羊,几十只鸡,每天围绕着这些动物转。

    2017 年年底,王华聪接受妻子的建议,开始清点这些年创业累积的资产,但是他发现自己之前购置的一处房屋的房产证怎么也找不到。

    这处位于平远镇丰湖路的房屋,占地面积为 3552.43 平方米,原属于砚山县国家税务局平远分局使用。2007 年 12 月 6 日,王华聪通过置换获得该房屋,之后办理了平远镇字第 20080383 房屋所有权证、砚国用(2008)第 00355 号土地使用证。

    ↑ 平远镇被转卖房屋背面

    王静介绍,这处房屋在平远镇最繁华的地段,紧邻汽车站和银行,前面是办公楼,后面是员工宿舍,房价好的时候,其市值超过一千万元。

    确定房产证丢失后,王华聪便到砚山县不动产登记中心进行挂失补办,他发现自己的房子已经于 2009 年 2 月 15 日过户到马寿兴的儿子马艺文(化名)名下了,之后,马艺文又以 526 万元的价格将该房屋卖出。?

    受害方代理律师赵兴翔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8 年 11 月 12 日,该房产案的民事部分已经开庭审理了,庭审过程中,马艺文一方出示了买卖合同,但是合同上的字迹经鉴定并不是王华聪的签名。马艺文一方解释,合同的双方当时口头委托第三者帮忙办理,并进行签字。目前该案还没有进行判决。

    ↑ 个人不动产登记代理委托协议书

    王静告诉红星新闻,得知房屋被转卖之后,她父亲找了律师准备起诉马艺文," 正在这个时候 6 年都不来往的马寿兴突然开始频繁地联系我父亲,我父亲不接电话,他就跑到家里来。" 他们谈什么内容,王静不清楚,但是她经??吹礁盖自谀亩?,马寿兴就跟到哪儿。

    ↑ 案发现场

    案发之后,王静在父亲的越野车上看到一个包,里面装有换洗的衣物,后来她从父亲委托的律师处获知,当天他们本来打算在砚山县见面,商量起诉马艺文转卖他们家房产的事情。

    " 所有的细节似乎都指向什么,但是又证明不了什么。" 王静说,他们不相信会有这么多巧合。

    以上内容由"红星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

    人间有情 社会有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