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夷所思!男子篡改存單 50 元變身 50 萬 半年騙取三千萬

央視網 昨天

大家都知道銀行卡的存款數據,個人是不可能隨便修改的,然而在遼寧沈陽,卻有這么一個二手車銷售員,天天都夢想著能夠找到銀行的漏洞,把自己的存款余額修改了。他抱著這個想法,用五年的時間不停地在網銀上嘗試,而就在去年的 5 月份,他這個看似不可能的想法,竟然還真的實現了,一張只有 50 元存款的銀行卡,被他篡改成了 50 萬,隨后他用這張虛假的存單從銀行貸出了將近 50 萬元的現金,短短半年時間,他用這種方法,從銀行騙取了將近三千萬的貸款。如此匪夷所思的操作是如何實現的呢?

這是上海松江警方調取的一段監控視頻,一名帶著口罩的男子趁著夜色走進了遼寧鐵嶺市的一個 ATM 自助存取款機。男子的口罩遮住了半張臉,而他似乎對外界也十分警惕。更讓人覺得可疑的是,男子在 ATM 機上操作了近三分鐘,卻只是向帳戶里存了 200 元錢。

這名男子是誰,他為什么在夜里如此喬裝打扮,大費周章地跑到自動存款機上去存 200 元錢呢?這還要從上海松江警方接到的一起巨額詐騙的報警說起。

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刑偵支隊反電詐隊隊長陳琦:我們接到銀行報警,說他們這里有下屬的一個支行,有一張銀行卡,發現有一個詐騙的行為。銀行的工作人員在內部審核當中發現,這張銀行卡有虛開這個存款單的情況,來套取銀行的貸款,涉案金額從他們統計的這一張銀行卡一共是 300 多萬。

據銀行的工作人員介紹,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因為該銀行不久前才推出的網上 " 存單質押貸款 " 業務系統存在安全漏洞。

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刑偵支隊反電詐隊探長陳捷:就是按照正常情況下,必須是達到一定的存款金額才能把這個貸款給貸出來,但是這幾筆交易明顯就是只有五十元的存款,但是卻貸出了近五十萬元的貸款,所以說這明顯是不符合他們這個行內業務的規范的。

這家銀行的工作人員向警方說明,在 2018 年初,銀行在自己的網銀客戶端上推出了在線 " 存單質押貸款 " 業務。只要有這家銀行沒有到期的定期存單,在線就能申請不超過存單金額的 90% 的貸款。可是到了 2018 年 9 月底,該銀行上海松江支行工作人員卻發現,有人竟然通過這項業務,利用 50 元存單就騙取了近 50 萬元貸款。銀行發現漏洞后,立即進行了全國范圍內的自查,最終發現這筆被騙取的貸款僅僅是冰山一角。

陳捷:該銀行分行自己一共是三筆,但是他們把這個情況上報到了他們的總行,總行在他們全國范圍內進行了自查,發現總共涉及到五個地區,總涉及貸款金額大概有三千萬。

由于案情重大,上海松江警方在接到報警后,立即成立專案組,調集專業的反電詐刑警展開調查。

陳琦:包括銀行,包括其他的數據公司,我們反電詐隊應該說相對來說,專業性還是比較強的,溝通聯系比較多,所以當時我們刑偵支隊把這個案件接下來之后,就直接交給反電詐隊來進行偵辦。

反電詐隊的成員立即對銀行提供的涉案卡號進行了調查分析。經過統計,民警發現共有五個賬戶涉嫌用同一手法來騙取貸款。嫌疑人利用銀行安全漏洞,將賬戶內的小額存款篡改成了大額存款,隨后再進行大額的貸款詐騙。

陳捷:也就是說把他的 50 塊錢存款修改成了 50 萬元,變成 50 萬元之后,那銀行貸款服務器上面就審批通過了他的貸款申請,他就把這近 50 萬元給貸出來了。

雖然作案手法一致,但是涉案五個賬戶的持卡人卻分散在不同的省份,相互之間也并沒有什么關聯。

這五個異常賬戶,造成銀行巨大的經濟損失。雖然作案手法一模一樣,可是經過調查,警方發現這些持卡人根本不在同一地方,更不相識。經過進一步調查,警方排除了持卡人作案的可能性。那么這就意味著,有人冒用身份獲取了這些銀行賬戶。于是警方把把調查目光轉向了存款人。

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刑偵支隊反電詐隊探長周驥達:他是利用銀行的漏洞,將小額的錢就是篡改成大額的。那么他的銀行卡中一定需要存有一定的金額的錢。

那么這些存款都是在什么地點存的,找到向賬戶內存款的人是否就會成功將案件偵破呢?

周驥達:馬上重新去翻閱大量的銀行流水,在每一筆銀行流水中都看到了有小額的存款,然后我們馬上就從銀行調取了小額存款的記錄,發現有幾筆是在遼寧鐵嶺這個地區的。

專案組民警立即趕赴了遼寧鐵嶺,并第一時間調取了涉案的存款視頻,隨后畫面中這名年輕的男子出現在了警方的視線中。

陳琦:應該在 20 歲到 25 歲的樣子,因為從他的發型也好,包括他走路的步態也好,肯定應該是不超過 30 歲的這樣一個年齡,那也比較符合這些新型犯罪的主要嫌疑人的特征,他畢竟肯定是抓住這個銀行的漏洞之后,肯定是首先要對電腦這個東西比較熟悉。

民警發現,男子在夜間帶著口罩出現,看上去十分謹慎,可他卻又不合常理的只存了 200 元錢,那么這名舉止異常的男子是否就是那個利用銀行漏洞進行騙貸的犯罪嫌疑人呢?

陳琦:銀行的監控是沒有照到嫌疑人有交通工具,是走過來的,我們當時就翻看了周邊馬路邊的所有其他商戶的監控,發現有一個燒烤店,有一個監控是對著這個銀行,通過這個燒烤店的監控發現這個嫌疑人來之前是開了一輛白色的 SUV 的轎車。

白色轎車停在了離銀行較遠的地方,在銀行的監控范圍內根本看不到這輛車。民警發現這輛白色轎車后,隨即開始追蹤這輛車的行駛軌跡。最后發現這輛車是從沈陽開到鐵嶺,然后存完這 200 元之后,又從鐵嶺返回沈陽,那么這輛車的軌跡完全是不符合邏輯的。除此之外民警還發現,那名舉止神秘的存錢男子并不是獨自驅車從沈陽來到鐵嶺存錢的,那輛白色轎車上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陳琦:發現車輛上應該是至少有兩個人,車輛前排有個駕駛員,后排應該還坐著一個,但是從現場監控來看,只有一個人下車到銀行里存款,然后這個人就直接回到車上,然后這輛車就走了,所以當時確定至少兩個人以上。

幾名男子夜間驅車往返近三個小時,只為存款 200 元錢,這不尋常的舉動背后到底隱藏著什么秘密呢?民警初步判斷,這輛車上的幾名年輕男子很有可能就是利用銀行漏洞進行貸款詐騙的犯罪嫌疑人。

深夜驅車跨城只為存 200 元錢,幾人的行為可真詭異,這無疑也加大了他們的作案嫌疑。那么他們的真實身份究竟如何才能確定,幾人的落腳點又在哪呢?

陳琦:從沈陽到鐵嶺,然后鐵嶺又回來,那我們覺得這輛車上的嫌疑人應該居住的應該在沈陽,為什么?因為他當時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 11 點多,那么確定他應該回到落腳點。

此外民警發現,嫌疑人使用網銀作案的時間,與他們存錢后驅車回到沈陽的時間較為接近。然而由于幾名男子所乘坐的白色轎車沒有懸掛車牌,要想以車找人,直接確定幾名嫌疑人的身份并不容易。

陳捷:我們發現這輛車不止是作案當天不掛牌照,是它從來都是不掛牌照的,而且運行軌跡基本上都是晚上出來,白天基本上不出來。

周驥達:那么我們是希望快速的做出這輛車有可能是誰的,就是車主信息,但是因為 3000 多輛,最后是把范圍縮小到了 200 輛。

由于車輛眾多,民警無法直接確定出嫌疑車輛的車主信息,專案組民警只有不間斷地追蹤這輛車的行駛軌跡。好在通過大量的視頻追蹤工作,民警發現了這輛白色轎車的行駛規律。

陳捷:巧也巧的是,他這輛車,他平時的軌跡還是相對比較固定的,于是我們發現這輛車,基本上每天晚上半夜之后,會停到一個酒店的停車場去,然后這個司機會下車去上夜班。就是掌握了這條線索之后,我們才順藤摸瓜,把這個司機的身份給掌握了。

掌握這名嫌疑人的身份后,警方并沒有立即行動,而是圍繞他進行了細致地排查。因為當時考慮到這個證據也不是最充足,因為僅僅是憑一個存款,可能導致他狡辯,可能警方以前在辦案當中有碰到,他可能說是別人叫我幫他存一下,如果你周邊沒有找到強有力的證據去印證這個話的話,對他處理是比較難的。

專案組民警針對嫌疑人名下的房產、車輛及其銀行卡資金進行進一步的梳理后有了不小的發現。通過梳理之后,我們發現這個人在 2018 年的 9 月份之后,名下有過幾輛豪車,然后根據他的生活圈子,發現另外還有三個嫌疑人,同樣在名下也有豪車的登記,應該可能是一個小的團伙,就直接這四個人同時進行抓捕。

四名嫌疑人到案。那么他們究竟與這起銀行詐騙案有無關聯,他們名下的多輛豪車究竟從何而來,面對警方的諸多疑問嫌疑人又會如何作答呢?

民警通過訊問發現,所有的信息都指向了其中一名叫馬某的男子,他既不是開車的司機,也不是那名深夜存款的男子,但卻一直在暗中指揮著其他人。

陳捷:是他們這邊相當于一個帶頭大哥,他負責讓他們干什么,他就干什么,那另外幾個同伙就負責幫他去存錢,他是從來自己不會親自去干這個事情的。

據監控視頻中存錢的男子王某交代,他們之所以要去鐵嶺開原存錢也是馬某的決定,不過王某卻并不知道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三名男子還稱,他們名下的所有豪車其實也都是馬某購買的。

陳琦:審訊之后,發現他們其中的三個人對這些車輛的交代顯而易見,他們就交代是他們另外一個相對年紀比較大的一個,他們是叫他老大,他們的意思就是都是老大買的車,然后記在我們名下。

那么馬某為什么要把他購買的豪車記在別人的名下,他又為什么要指揮他人驅車往返兩地只為存款 200 塊錢呢?警方了解到,馬某曾在 2018 年初的時候做過二手車生意,然而當時他不斷虧本,甚至還向他人借過很多錢,不過 2018 年 6 月之后,馬某突然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個有錢人。

陳捷:他們那幾個都是他以前的同學或者鄰居,就是平時從小就一起玩的,他們就覺得,這個大哥怎么突然一下子就是出手特別闊綽。

在馬某的朋友們看來,馬某突然莫名變得富有,但他對于自己掙錢的方式卻一直閉口不談。然后突然到 2018 年 6 月份之后,他變得很有錢了,一下子買了很多很多豪車,然后出手非常闊綽。警方通過銀行的梳理,發現案件最早一起發生就在 5 月底,那這個人的作案可能性非常大。

此刻所有的疑問都集中在了犯罪嫌疑人馬某的身上,他為何突然從一個負債累累的人,變成了一個可以不停購買豪華跑車的有錢人呢?而且他的行事風格也讓人生疑,拋頭露面的事情他都叫人代勞,自己只在幕后操控。

犯罪嫌疑人馬某,今年 30 歲,遼寧沈陽人。民警調查發現,馬某并沒有正當的工作,家庭經濟條件普通,這與他可以頻繁購買豪華跑車的消費能力十分不符。

陳捷:他(稱)反正就是自己之前比特幣賺了錢,現在反正就是買理財放在銀行里邊,他的生活來源就是這個,這是他的說法,那實際上我們掌握并不是這樣。

此外,馬某聲稱他之所以購買了多輛豪車是為了做二手車的生意。

陳琦:因為沒有人會用新車去做二手車的生意,我們查詢了一下,他包括名下那幾輛豪車阿斯頓馬丁,包括邁凱倫,都是北京 4S 店去買的新車。那么覺得不可能有人用新車去做這個二手車的生意。

陳捷:他平時沒有正當工作,但是住的是大別墅,開的都是豪車,我們在大別墅門口發現停了三四輛都是名貴跑車,那我就問他,你這個錢哪里來的?當時他就有點接不上話。

面對民警提出的諸多問題,犯罪嫌疑人馬某最終如實交代了他利用銀行漏洞進行貸款詐騙的行為。那么他又是如何發現銀行這一漏洞的呢?據犯罪嫌疑人馬某交代,在實施犯罪前他已經欠下了五六十萬元的外債,所以他一心想著賺大錢,這也為他的犯罪行為埋下了一個導火索。

犯罪嫌疑人馬某:想掙點大錢,而且欠下那些債的時候,想再還,想就說通過正常工作還,根本還不清。

那馬某是如何掌握了足以突破網銀系統的能力呢?據他交代,他從小便對黑客技術感興趣,他還有個特殊的習慣,不管什么銀行,只要他們在網銀、手機銀行上推出新功能,他就去試試有沒有漏洞可鉆,直到 2018 年馬某終于等到了作案的機會。

犯罪嫌疑人馬某:然后也是無意當中發現這個漏洞,對計算機方面比較了解,然后想一想或許能存在漏洞,就去試了一下。

陳捷:他想看看有沒有撈偏門,看看能不能通過這個技術能搞一點錢過來,于是他就把自己手上所有的各個銀行的銀行網銀都去試了一遍,就正好遇到了這家銀行正好有這個漏洞。

最初馬某只是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用五十元的定期存單,在網銀上發起了定期存單質押的貸款申請。通過技術,馬某把自己 50 元的定期存單篡改成了 50 萬元,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次修改竟然通過了銀行的系統審核。網銀業務的漏洞,對馬某來說如獲至寶,他覺得自己發財的機會來了,至此開始了他的犯罪之路。

在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的涉案物品倉庫里,從馬某處查獲的七輛豪車占據了最顯眼的位置,這些車都是馬某用犯罪所得購買的。到被捕前,馬某共詐騙貸款 100 多次,金額近三千萬元,那么馬某又是如何將這么多貸款提出來的呢?

陳捷:他通過網銀操作去購買那個游戲點卡,購買了游戲點卡之后,他再通過網上的那個二手游戲點卡商去低價賣給人家,我們掌握就是他通過了一個,河北唐山的一個二手卡商以七折的價格,將他購買的點卡出售給對方,從而套取那個現金。

經過進一步偵查,警方將這起案件中涉嫌非法出售個人信息及收取游戲點卡的二手買家依法進行逮捕。

目前,犯罪嫌疑人馬某因貸款詐騙罪已被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而與馬某一同被抓獲的另外三名男子由于對馬某的犯罪行為并不知情,也沒有參與核心詐騙行為,被取保候審。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警方提醒銀行金融機構應不斷提升系統安防等級,更新安防措施,抵御各類不法入侵,自覺維護金融秩序和儲戶安全。廣大群眾也要強化自我保護意識,在運用互聯網時應當注意保護個人隱私,防止個人信息被不法分子盜取。


央視網
以上內容由“央視網”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分享 返回頂部
亿电竞